湖州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国色天香牡丹亭苏昆与白先勇合作排大戏

发布时间:2019-09-14 04:10:36 编辑:笔名

国色天香《牡丹亭》——苏昆与白先勇合作排大戏

到苏州时正遇一场大雨,急行急赶时只听得耳边传来幽扬昆曲:“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远远地望见白墙黑瓦中探出浓荫绿枝处便是苏州昆剧院了。“苏昆”虽处陋巷,芝兰馨香国色难掩,声名远播海外,台湾着名作家白先勇专程找到苏州昆剧院要与他们合作排练“白先勇版”33折大戏《牡丹亭》,以此在世人面前宣传弘扬中国昆曲精致典雅的艺术形式。2004年春便要完成两台大戏《牡丹亭》与《长生殿》的排演,赴台湾香港等地演出。白先勇对这两出大戏的理想是:“青春亮丽的演员与古老典雅的昆曲艺术的完美结合。”

白先勇在给苏州昆剧院蔡少华院长的传真件中说:“我们制作这出《牡丹亭》是三十三折连演三天的大戏,已受到两岸各界瞩目,因此,演员接受良好严格训练是本戏成败的关键。我们自苏州返台后,这几个月在台北也积极为‘青春版牡丹亭’制作展开各项工作:

剧本改编:由我本人召集组成编剧小组,经历数月磋磨,终于将汤显祖的原本《牡丹亭》改编为三十三折的演出本,排练时,再请汪、张两位老师斟酌剪裁。

……

首演前,我们将召开两天大型《汤显祖与牡丹亭》国际研讨会,将邀请欧美日中四国专家发表论文。

苏州昆剧院此次推出的青春版《牡丹亭》在台湾首演,将是一件万众瞩目的文化大事,因此我们筹备演出一定要步步为营全力以赴。青年演员的训练尤其要充分并严格,台湾观众看昆曲水平甚高,明年演出,丝毫马虎不得。因此我建议青年演员的训练要抓紧加强,五月底第一阶段结束后,中间最多休息一个星期,六月初第二阶段马上开始,因为依现在的剧本,33折《牡丹亭》起码要演三天九小时。演员训练不足无法担此重任。因我们计划的《牡丹亭》规模颇大,如苏州昆剧院行当不够,恐怕须得向南京江苏昆剧院借调演员……”

《长生殿》由台湾石头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启德先生出资500万元,与苏州昆剧院联手打造,特邀着名昆曲专家顾笃璜先生担任总导演,特邀因电影《卧虎藏龙》获奥斯卡服装设计金像奖的叶锦添先生任舞台美术总设计。这部戏仅服装一项投入预计就在150万元。

白先勇香江识苏昆

白先勇因在少年时代看过昆曲名家俞振飞先生演的《牡丹亭》而爱上昆剧,这一喜好终身不改。近年来,更把主要精力放在弘扬昆曲艺术上,自称“昆剧义工”;人称“有白先勇处便有昆剧”。2002年年底,他在香港作4场推广昆剧的公开演讲,一场对普通大众,三场对中小学生。当时他一直在思考着用何种方式来打动对昆剧并不了解的观众,觉得用台湾常用的“一边演讲,一边示范”的方式比较生动形象。有人告诉他,苏州昆剧院正在香港演出,何不去那里请一些演员呢?于是他请香港的昆曲名家古兆申专程到“苏昆”去挑来了一批“青春亮丽”的年轻昆剧演员。白先勇的演讲题目是“昆曲中的男欢女爱”,他在前台一边演讲,演员就在后面以表演为他作形象化诠释。此次昆剧推广活动大获成功,一大批年轻观众迷上了这门古老艺术。白先勇由此想到,昆剧的希望在年轻的演员、年轻的观众。

2001年5月18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昆剧遴选为第一批世界口头暨非物质遗产,在19个优先项目中,昆剧排第一,比日本的能剧、印度的梵剧排序还靠前。欣喜之余,白先勇仍然清醒地认为昆剧最大的危机是“传承”,蔡正仁、张继青等名家已是六十出头的人了,林为林、张静娴等也四、五十岁了。昆剧要有生命的传承,必须由年轻的演员来吸引年轻的观众。

他要排演新版《牡丹亭》当然要与内地昆剧团合作。现时内地六个昆剧团,苏州昆剧院排名并不靠前,白先勇选“苏昆”,香港的那次演讲结合表演的合作当然很重要,更重要的是他看中了苏州是昆剧的发源地,当地上上下下对昆剧的传承发展非常重视,周庄古戏台、苏州园林中每天都有专业演员在为观众演出,苏州有三所小学设有“小昆班”,苏州还将建立昆剧学校和专为演出昆剧的大剧场。另外,他看了几个昆剧团的演出进行过一番比较后,觉得“苏昆”的演出最为“纯正”,最讲究“原汁原味”。《牡丹亭》流传至今有许多版本,体现了众多对“牡丹亭”的理解。但白先勇最不喜欢的是被改得不中不西,徒有华丽外表没有人文内蕴的版本。

一种艺术,必有其最适合的土壤,如秦腔,在南方人听来总觉太震荡太高亢,只有八百里秦川苍茫大地,秦腔才唱得出无限江山的苍凉;而越剧,最听不厌的肯定是新昌嵊县那一带的人,与小桥流水一样柔媚到骨子里;昆剧呢,苏州是发源地,虽说后来普及到全国,唱念做打中,苏州唱腔道白是怎么也脱不掉的。所以昆剧落在苏州,《牡丹亭》、《长生殿》让苏昆来展示,是名花美人两相宜的事。

青春作伴《牡丹亭》

苏州昆剧院始建于1956年,当时是以苏剧为主,叫苏昆剧团,许多老演员都会唱苏剧,定下的方针也是“以苏养昆”,因为苏剧在苏州很有观众缘,但昆剧似乎观众层次更高一些,老艺术家们说起当年高层领导对昆剧的喜爱时还十分地津津乐道,说是就为着许多北方观众和北京的领导喜欢昆剧,所以把当时张继青为首的“继”字辈十三个演员调往南京,成立了江苏省南京昆剧团。到了文革,苏州和南京两个团的一部分演员合并在一起演京剧了,一部分人下放到工厂,一部分人下放到苏北山区,这样直到1977年,南京的才回南京去,苏州的也仍然归位苏州苏昆剧团,下放工厂山区的也全部召回了。也曾红火过数年,但后来的日子却是越来越难过了。全国六个昆剧团,他们的日子不算最好过,也不算最难过。“继”、“承”、“弘”、“扬”四个辈分的演员,如今“继”字辈的只剩一人,“承”字辈的五六人,“弘”字辈的十余人,其余全是二十四五岁的“扬”字辈。这些最年轻的演员是1994年苏州艺校定向招生进来的,1998年毕业后在团里已有近五年的艺龄了。与其他昆剧团比,得益于苏州良好的昆剧环境,他们的舞台演出机会是最多的。2001年10月1日,周庄古戏台开张,虽说观众一般都是游客,但他们也没让草台班子草草上台,而是请苏州昆剧团的“扬”字辈演员每天来演出三场。团里四十多个青年演员每半月轮流去周庄,轮到者一早坐班车出发,到晚上才回来,每人每天可得30元的劳务补贴。若是看在钱的分上,这份工也打得实在太苦了,当一个演员没那么容易,四年可以出一个大学生,但四年出不了一个好演员,从小的童子功,成年累年的练功吊嗓,这次排两台大戏,从浙昆请来了当代昆剧名小生汪世瑜老师,又从南京请来了一代名旦张继青老师为他们练功辅导。今年夏天大热酷暑中,他们坚持练功不辍,每天十小时的“魔鬼式训练”练得他们哭喊不已。要说到报酬,却与他们的付出完全是不相称,青年演员一般是一千多元一个月,去周庄每天演三场很辛苦,但每天有30元,半个月轮到一次,一个月下来也不无小补,所以演员们都很愿意去,同时,舞台经验也得到了历练。另外,苏州城里的留园、拙政园和师园也常请苏昆前去演出。这次排大戏,请名师前来指点,前辈们和院里领导都对他们说:“你们真是遇上了大好机会,一定要好好练好好演,今年是投入年,不要计较报酬待遇,以后就有好日子过了。”他们也明白这个道理,再辛苦也兴奋得很。美少年、靓青春,古老艺术由此得以传承弘扬。


免费微信商城
有赞微商城入驻要求
拼团小程序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