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州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墨西哥总统涅托的石油革命

发布时间:2019-11-28 08:43:22 编辑:笔名

墨西哥总统涅托的石油革命

尽管备受毒品和移民问题的困扰,美国的南方邻国墨西哥,在新总统恩里克 培尼亚 涅托(Enrique Pe a Nieto)大胆石油改革的推动下,正经历一场百年来最重要经济转型。

年复一年,各路坏消息充斥着墨西哥媒体头条。三场飓风来袭,引发旷世洪水,夺走数百条生命并造成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财产损失。毒品战争狼烟四起,贩毒集团争夺每年100亿美元的毒品市场,自2006年起超过6万人因此而丧命。每年被美国遣返墨西哥的非法移民超过20万。尽管墨西哥经济走出2008年危机阴影,并且还从中国夺走不少制造业工作岗位,但这个国家经济的年增长率仍然徘徊在1.5%上下。

但是,希望还是有的。在上述种种艰辛坎坷的阴霾下,墨西哥经济的彻底转型已经启动。在新总统恩里克 培尼亚 涅托的领导下,墨西哥国会在年内几乎可以肯定将通过一项宪法修正案,旨在向私人投资开放石油天然气领域。预计到2014年同期,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中石油(PetroChina)和挪威国家石油公司(Statoil)等外资石油公司将有望签约,着手开发墨西哥那富饶但却一直未被开发的油气资源。

“这将是国内经济提速的机遇,这是我们全国上下的一致决定。”涅托总统在最近一次演讲中表示。

国有的墨西哥石油公司(Petr leos Mexicanos,缩称 墨石油)首席执行官埃米利奥.罗佐亚(Emilio Lozoya)认同涅托总统的观点。“能源法案很快就会通过,我们对此很有信心,”他说道,“这不单单是梦想成真,更是翘首以盼多年的结果。”

涅托总统的石油改革会对墨西哥经济带来多大影响?伍德罗威尔逊中心墨西哥研究院(Mexico Institute at the Woodrow Wilson Center)主任邓肯.伍德(Duncan Wood)认为,此举的影响力不但会超过美国对油页岩的钻探,“更将是墨西哥经济政策百年来最重大的调整。”

坐拥蕴藏丰富的油气资源,墨西哥的石油行业却是世界上最封闭的。根据墨宪法规定,除了墨石油之外,任何人都不能开采墨西哥的石油。如果一位墨西哥农民在自家地里发现了石油,他一滴油都捞不上,因为那是属于国家、属于人民的。墨西哥没有私营公司运营油田,更没有风险共担型的产品分成合同或与国际石油公司组建合资公司。这与矿产私有天经地义的美国,大相径庭。

如果没有此次改革,墨西哥蕴藏的300亿桶原油和500万亿立方英尺的天然气(与巴西的储量相当),绝大部分将长眠于地下。墨石油尽管已跻身全球最大石油公司之列,但缺乏足够的专业技术力量,因此面对墨西哥湾的深水区块,或与邻近得克萨斯州老鹰滩页岩区块(Eagle Ford)南缘的复杂岩层,只能望“油”兴叹。而这时候,老鹰滩页岩油气资源的开发正进行得如火如荼。另外,在只允许私有公司以服务合同形式参与的现行政策条件下,墨石油基本无法获得或借用类似专业技术。

像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Chevron)的大型石油公司,根本不会在拿不到产量分成保证的情况下,就考虑冒风险钻探状况复杂的油井。负担着联邦政府三分之一的预算,墨石油经常没钱研发急需的专业技术。

这也难怪罗佐亚会对这一改革如此欢迎。“墨西哥将会迎来前所未有的工业化,”他最近表示,“我们拥有和美国一样的地质结构。”

1938年,时任墨西哥总统拉萨罗.卡德纳斯(Lazaro Cardenas)为了阻止美国石油公司在墨西哥攫取暴利,断然将石油业国有化,并将石油所有权归还人民。过去75年的绝大部分时间里,资源国有主义为墨西哥带来实惠,尤其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墨石油在墨西哥湾开发出超大型油田,坎塔雷尔油田(Cantarell)。

1972年,渔民坎塔雷尔(Rudesindo Cantarell)看到油花从墨西哥湾海底冒起,并最终发现了油田。目前,坎塔雷尔油田是世界最大油田之一,2003年产量最高时每天220万桶。

2003年,墨西哥原油产量达到每天340万桶的最高纪录。自那以后,坎塔雷尔油田便陷入无药可救的境地。其产量现已锐减至每天45万桶,成为减产速度最快的大型油田。墨石油四下寻找能替代坎塔雷尔油田的新油田,但是新油田储量小、开采难度大,并且成本高。墨石油的原油日产量降至250万桶。

这让闹钱荒的墨西哥政府,更加捉襟见肘。2005年,石油天然气收入占墨西哥政府收入的41%。去年,这一比例下滑到30%,墨石油要从1,270亿美元的收入中,拿出690亿美元上缴政府。背负供养政府的重担,墨石油无力进行再投资和发展。在扣除现金后,其资产负债表上积累了520亿美元长期债务(与此相对,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没有净债务)。罗佐亚希望将资本开支提高50%,增加到每年370亿美元,但短期内这会减少政府收入,进而迫使政府压缩财政预算或开征新税。

整整一代政治家意识到要改变这种现状。前总统卡洛斯 萨利纳斯(Carlos Salinas)、文森特 福克斯(Vicente Fox)和费利佩 卡尔德龙(Felipe Calder n)都曾表示过开放墨石油的愿望,但都没有付诸实施。卡尔德龙曾推动所谓“整体服务合同”(integrated service contract),墨石油借此引入包括哈里伯顿公司(Halliburton)在内的外资石油公司,来提供钻探服务。但是很明显,这是远远不够的。

“墨西哥人开始相信这其中存在问题。”伍德说,接下来的问题很快就变成“解决方案路在何方?”

恩里克 培尼亚 涅托登上墨西哥权利巅峰,是其精心规划的职业道路的一部分。出生在墨西哥城郊区,父母是电气工程师和老师,他在家中四个子女中排行老大。上学时,涅托是个淘气鬼,坐在教室后排,上课时用书挡着,和同学下棋。

凭借法律专业和MBA文凭,以及英俊的外表,他为叔叔阿图罗 蒙蒂尔(Arturo Montiel)工作并开始步入政坛。阿图罗 蒙蒂尔时任人口最多的墨西哥州州长,该州人口占墨西哥全国人口13.5%,经济总量达1000亿美元。2005年,涅托成为墨西哥州州长,并利用一切机会在媒体前曝光,展示自己的政绩。

波澜起伏的私生活,差点断送了他的政治生命。首先,承认私生子让他的事业受到严重冲击。接着,2007年,妻子死于心律不齐导致的心脏病突发。2010年,他与肥皂剧明星安赫莉卡 里韦拉(Ang lica Rivera)的婚礼,登上了墨西哥国内所有八卦杂志的封面。

身居州长一职时,涅托便展现出他务实的一面,广结联盟,大上能迎合选民口味的基础设施项目。他成为革命制度党(PRI)的希望。该党曾在墨西哥连续执政70余年,直到2000年大选下台。接下来,右翼的国家行动党(PAN)两任总统都未能振兴国家,愤怒失望的选民决定改换阵营,并再给革命制度党一个机会。涅托竞选总统时许诺结束毒品战争并重振经济,最终以38%的普选得票率在2012年大选中险胜。

登上总统宝座后,涅托再次展现出务实一面,将革命制度党、国家行动党、左翼革命民主党(PRD)及绿党的领袖联合起来缔结“墨西哥盟约”(Pacto Por Mexico)——一份维护改革蓝图的政治协议。一年光景里,国会便通过了解决公立学校系统问题、在电信业引入更多竞争及改善税收等一系列改革方案。

一些提案,诸如对软饮料征收肥胖税,招来不少反对声音。大批教师上街游行,抗议教育改革。而教师工会领袖埃尔巴 艾斯特 葛迪罗(Elba Esther Gordillo)过去曾因贪腐被判刑。但话说回来,涅托这种凝聚共识的领导力,让华盛顿政府相形见绌。“我们在改革平台上大步前进,”身为总统过渡团队一员的罗佐亚表示,“过去十个月推动的改革,比过去很多年的总和还要多。”

尽管十分渴望变革,但墨西哥大众对私有化还是颇有顾虑,这一点并不难理解。电信业解除管制后,迎来墨西哥公司(Telmex)的崛起,也造就了世界首富卡洛斯 斯利姆 埃卢(Carlos Slim Hel )。在一个尚有数千万穷人的国家里,利用垄断行业私有化发迹的人招人憎恨。

墨西哥城的民意调查公司Buend a Laredo主管丹尼尔 亚内斯(Daniel Yanes)表示,60%的人会反对外资公司投资墨石油。“如果就这个问题进行公投,肯定会失败。”他这样评价涅托的改革方案。

这也难怪涅托在介绍自己的石油业改革方案时,还要捎带谴责卡德纳斯,对他的政治遗产批评一番。尽管外界广泛认为主持对石油业国有化进行修宪的总统是卡德纳斯,但在1940年他执政的最后日子里,卡德纳斯修改了相关法律,允许墨石油与国内的私营公司签署产量分成和利润分成合同。卡德纳斯的后任曼努埃尔 阿维拉 卡马乔(Manuel Avila Camacho)向前又迈出一步,通过了第二份法案,允许墨石油在控股的条件下与外资石油公司进行合资。

很少人记得上述合理的产量分成政策一直持续到1959年阿道夫 洛佩斯 马特奥斯(Adolfo L pez Mateos)总统再次修改法律。马特奥斯要求墨石油不得再向合作方提供固定比例的原油产量分成,而改用现金方式,从而封死了私营合作方利润上升空间,并最终扼杀了它们的投资动力。

为了避免大面积反弹,涅托提出取消马特奥斯设定的限制性法律,让墨西哥石油法案“重回正道”。他在宪法修正案提案中,坚持所有油气资源归属国家,墨西哥不会在所有权方面做“让步”。他还提议由墨西哥国会设定管理资源开发的政策。

他将上述政策调整设计得尽可能简单,以便能在国会获得修宪所需三分之二的票数。“实际上,涅托只是需要一个宪法层面的全新授权,接下来政治家将会制定具体政策。”来自位于休斯顿美亚博律师事务所(Mayer Brown)的律师何塞.瓦莱拉(Jose Valera)表示。这就是所谓“次级立法”,只需要简单多数便可通过,而这将是墨西哥石油改革的核心。

墨西哥石油改革的最终结果,肯定不是像美国这样完全放开,让地产所有人拥有地下矿产资源。墨西哥的情形可能更像巴西和挪威,既有大型国有石油公司,同时欢迎外国资本投资勘探和开发油田。

涅托还需要同墨西哥其他政治团体谈判。墨西哥主要左翼政党革命民主党,倾向于墨石油得到大部分石油收入,但是反对让外资以任何方式进入。

“能源改革将给墨西哥带来很大危险,”左翼意见领袖安德雷斯.曼纽尔.洛佩慈.奥布拉多(Andr s Manuel L pez Obrador)在最近一次演讲中指出,“群众并不了解他们要拿走能源行业,让我们两手空空,这无异于让墨西哥失血致死。”他动员针对石油改革的街头抗议活动。但是,革命制度党和国家行动党联合起来,再加上部分革命民主党盟友的协助,将能推动宪法修正案过关。“革命制度党正在寻求更广泛意见统一,涅托正在寻求广泛的意见统一,但如果他们不得不这样做的话,他们将会出手。” 摩根大通集团(JP Morgan)墨西哥首席经济学家加布里埃尔.罗詹诺(Gabriel Lozano)表示。

尽管大型石油公司对此十分感兴趣,但被问及对墨西哥改革的意见时,英国石油、埃克森美孚、雪佛龙和挪威国家石油公司都选择了“不予置评”。“国际石油公司对墨西哥石油改革的任何积极表态,都会成为反对派攻击改革的把柄。”一位公司内部人士透露。潜在症结可能会是:即便改革方案得以通过,墨西哥宪法仍然可能宣布只有国家才能拥有油气资源所有权。问题就在于,私营石油公司可以通过怎样的方式来与政府订立风险共担的合作协议,并且将这些属于“国家”的碳氢化合物纳入公司资产负债表的储备资源一栏中。

这个问题很关键,如果石油公司无法确保能够分享到这些石油的未来价值,那么他们就无法以此为担保,来筹措钻探及运往销售市场所需的资金。“问题在于,能不能找到一个解决办法,让大型外国石油公司既不违反墨西哥宪法占有石油资源,又能分享所开发资源的利用权?” 此前曾担任美国共和党国家能源政策高级负责人的尼尔.布朗(Neil Brown)说,“埃克森和雪佛龙等大公司将不会实际拥有开采出的原油,他们需要的是能够分享原油处置或销售所产生的收入。”

涅托政府已经同外资石油公司及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接触过,提议以一种符合SEC规定的方式让国际石油公司将风险共担合同中的权益入账;在这种方式下,在墨西哥国家从技术角度上讲将保有石油的全部所有权,同时国际石油公司也可以将石油分成计入公司储备资源项目。只要律师、市场监管方和会计认可他们将合同所涉的原油分成作为资产,石油公司对谁“拥有”这些原油并不在乎。

这对墨石油会有什么影响?尽管墨石油的高管们——包括39岁的首席执行官罗佐亚在内——一直积极参与解除行业监管的工作,但他们也不敢说墨石油是开发墨西哥油气资源的最佳选择。墨政府计划新设一个部委,来监督墨石油和向私营石油公司拍卖油气地块等事项。“我们希望国际大公司会与我们,或者直接与政府,在服务及运营环节进行合作。”罗佐亚说道,“这将极大地激励墨石油。我们坚信竞争带来更高的透明度和效率。”

随着其他公司进入墨西哥并与墨石油展开合作甚至竞争,终将给这个行业注入生机。例如,墨石油没有足够的技术力量,来勘探墨西哥湾超深水区域的海底石油。另外,墨石油还为员工规模臃肿所累,公司的卫生保健部门就有1.2万员工。用人均产油量来衡量,墨石油的生产效率是所有石油公司中最低的。养老金负担高达1000亿美元。“墨石油需要彻底的重组。我们要改变公司文化,”罗佐亚说,“人们的工资与业绩没有关系。”

涅托很清楚墨石油工会能对拖延改革产生多么巨大威力,因此他行事十分小心,避免与工人发生冲突。面对位高权重的工会领袖卡洛斯.罗米洛.德尚(Carlos Romero Deschamps)(尽管有足够多的迹象证明其不当享乐),非但没有以贪腐起诉他,革命制度党反而给他安排了一个参议员位置。“工会完全支持提案,他们的利益得到了保障。” 墨西哥咨询公司Elias-Calles y Alonso de Florid的合伙人费尔南多.阿隆索(Fernando Alonso)指出。罗佐亚表示,墨石油希望高速发展,以便创造出更多的工作岗位来安置富余人员。另一方面,墨西哥的企业家,包括墨西哥电信巨子卡洛斯 斯利姆(Carlos Slim),组建钻探公司,开始为墨石油提供服务。合作热点领域是海上钻探。这里是沿海自升式钻井平台需求最旺盛的领域,墨石油在浅水钻探领域依然具有核心竞争力。墨西哥本土海上钻井公司中的翘楚,当属拉米罗 加尔扎 坎图(Ramiro Garza Cant )控制下的Grupo R,该公司在墨西哥水域拥有据认为最大规模的浅海钻探设备,还有五座价值10亿美元的自升式钻井平台在建中。Tenaris-Tamsa公司副总裁吉列尔莫.沃格尔.伊诺霍萨(Guillermo Vogel Hinojosa),将自己定位成墨西哥主要钢管生产商。

斯利姆的卡苏集团(Grupo Carso)为墨石油提供大量钻探服务,今年早些时候以4.15亿美元的价格将一个钻井平台租给墨石油使用七年。2011年,该公司收购了塔巴斯哥石油公司(Tabasco Oil)70%的股份,而塔巴斯哥石油在哥伦比亚拥有钻探业务,并持有阿根廷国有石油公司YPF的4%股份。

前任总统卡尔德隆9月份一次演讲中指出,在南得克萨斯的老鹰滩页岩区块有成千上万的油气井,而墨西哥一侧却只有寥寥十几口。果实唾手可得。“石油可没有国界阻隔。”他说道。

卡尔德隆及其后任或许都曾推动过石油改革,但是只有涅托将名垂青史。“每个人都看到了问题,但都不愿意面对宪法改革的挑战。”来自位于休斯顿艾金 岗波律师事务所(Akin Gump)的律师斯蒂文.奥迪拉(Steven Otillar)说,“我们不应该感叹 天啊,速度太快了 ,而是 谢天谢地,我们终于到了。 ”

职场
旅游攻略
和平手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