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州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泰國的語言政策

发布时间:2019-11-09 06:26:41 编辑:笔名

泰国的语言政策

[摘 要] 泰国语言政策的制定一方面形成于民族国家建国进程中,另一方面出于国家政治和经济发展的考量泰国政府历经不同政党执政和政变的过程中,其国家语言政策也历经一系列深刻的变革从早年由于推行泰语为单一国语而导致不同民族之间强烈的语言冲突和麻烦的民族认同问题,到近年来由于全球化和意识到语言和经济发展的联系出于实用因素考量的语言政策基于语言经济学原理,本文试图探讨泰国语言政策流变的深层原因

[关键词] 泰国;语言政策;文化身份认同;语言经济学

[基金项目] 本文为2014年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东南亚英语地位嬗变与国家文化身份重塑研究”(项目批准号:14XYY006)和2011年教育部人文社科项目“东盟国家语言状况及广西语言发展战略研究”(项目批准号:11YJA740003)的系列成果之一

[作者简介] 陈兵,广西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研究方向:社会语言学,广西 南宁,530004

[中图分类号] H41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15)

语言经济学作为一门新兴的跨学科理论,日益应用在人文和社会科学研究领域,语言政策研究是语言经济学发展最早、最成熟的领域

泰国是东南亚中南半岛五国之一,Andy Kirpatrick (2010) 根据东盟国家英语的历史、角色和地位等综合因素,将英语作为工具的前英美殖民地国家归类为“东盟英语外圈国家”,把英语当作第一外语而不是国内通用语的东盟国家归类为“东盟英语扩展圈国家”,泰国属于后者东盟英语扩展圈六国的语言状况和语言政策共同点是把英语当做外语课程在学校讲授,而并不作为国内通用语作为东盟唯一没有遭受英美殖民的国家,泰国的国语是标准泰语,英语是泰国的通用语,也是在学校里讲授的第一外语的课程;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实行英泰沉浸式双语教育,英语是必修外语全球化背景下,泰国日益成为世界闻名的东南亚旅游胜地和贸易大国,英语作为泰国通用语的地位和功能越来越重要,由此导致基于实用的泰国语言政策系列变革

一、泰国的语言状况

泰王国人口6549万,是中南半岛上一个多民族、多语言的国家根据2014年SIL International统计, 45,815,000人或占 93.5%的人口说壮侗语族语言(Daic languages),1,037,650人或占2%的人口说南亚语系语言(Austro-Asiatic languages),1,009,500人或占2%的人口说南岛语系语言(Austronesian languages),533,500人或占1%的人口说藏缅语系语言(Tibeto-Burman languages),100,000人或低于1%的人口说苗瑶语系语言(Hmong-Mien languages)泰语是国语和官方语言,国民识字率达89%移民语言有:缅甸语、日语、卡扬语(Kayan)、罗兴雅语(Rohingya)、僧伽罗语(Sinhala)、泰米尔语、乌尔都语和越南语等泰国有74种语言,全部是活语言

泰国的国语为泰语( Thai) 泰语旧称暹罗语(Siamese) , 属汉藏语系北侗语族壮傣语支,有中部、北部、东北部和南部等四个方言区曼谷话是泰语的标准语在泰国,约有85 %以上,即5000 万人使用泰语泰语也是一种孤立型语言,基本词汇以单音节词居多,构词中广泛使用合成和重叠等手段泰语吸收了大量的梵语、巴利语和汉语泰语属于汉藏语系壮侗语族壮傣语支,在维持和加强文化成员之间的社会地位和社会关系方面,泰语语言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泰国拉玛六世瓦差拉冗上任后诏令以标准泰语在全国各级学校进行教育,经过80多年不断努力推广民族语言,使得标准泰语在全泰逐步占据了突出的主导地位标准泰语是一种早期由法庭精英使用、现为曼谷受过良好教育的中上层阶级使用的中部泰语变体,包含许多源自巴利文和梵文的词汇,19世界在语法书里得以标准化,从20世纪30年代起随着公共教育的普及开始快速传播推广至今今天标准泰语在泰国家喻户晓并占据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Diller 1991),在教育领域,官方颁布法令规定标准泰语作为教学媒介语在全国各级学校加以使用;标准泰语还占据着传媒业,大多数电视和广播节目都以标准泰语来播放来强化它的国语地位;它还是行政、商业、公共演说的官方语言,是一种象征着经济发展和社会威望的语言影响泰语的主要外来语有13种:梵语—巴利语、孟语、高棉语、汉语、爪哇—马来语、泰米尔语、波斯语、阿拉伯语、葡萄牙语、法语、日语和英语(裴晓睿,2004)泰语中大量的外来语显示出泰国文化的开放兼容泰国是东南亚着名的上部座佛教国家,不仅佛经是用梵语—巴利语书写的,而且国王王室的姓名和宫殿寺庙等地名也采用梵语—巴利语佛教和梵语—巴利语的等级观念也给泰语带来了深刻而的影响在泰国,不同的阶层使用不同的代词、名词和动词来表达级别和亲密程度,泰语也分成了四种类型:皇家语言、宗教语言、大众语言和俚语(孙英春,2008)

英语在泰国作为第二语言(ESL)被广泛学习,是泰国政府资助学习的唯一的外语,其地位和作用主要是工具性价值,是泰国学习世界先进技术以步入现代化快车道的有效工具蒙固王()是亚洲第一个会英文的君王,从拉玛六世起泰国历代统治精英不仅在国外学习,而且都精通英语很多泰国人都能流利地讲英语,英语不仅是泰国这个多民族国家不同民族之间的通用语,而且还是行政、商业和旅游的语言浓厚的英语氛围使得26个具有影响力的地区性和国际性组织的总部所在地都设在泰国,例如联合国教科文亚太中心(UNESCO)、东南亚教育部部长组织(SEAMEO)、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地区高等教育发展中心(RHED)等(詹春燕,2008)语言学家以“泰式英语”(Thai English)来标识泰国的英语,并调查研究这一英语变体的性质特征,例如元音发音采用声学—语音的方式(Acoustic-Phonetic Methods),但问题在于这是否不仅仅是学习者在二语习得过程中中介语现象(Schneider2011)

二、语言经济学理论

Marschak (1965)提出语言经济学研究,他认为语言除了作为获取信息、交流信息的工具和媒介外,还具有经济学属性语言经济学主要观点是:其一,语言是可以用来补充和取代其他类型资本的人力资本,是获得其他人力资本知识和技能的工具性资本语言“资本性”是经济时代的必然产物,把语言界定为一种人力资本是语言经济学家的跨界思考其二,学习外语是对人力资本生产的一种经济投资,学习外语是受经济因素的影响,即考虑学习外语的“投资费用”和学成语言后的“投资预期效益”用一种或多种外语进行交流的语言技能被越来越多的人视为一种高含金量的“语言资本”第三,语言的经济价值有高低之分,主要是取决于该语言在各种任务、各种职业中的地位

Vaillancourt (1996)提出语言经济学理论并将其广泛应用于国家宏观语言教育政策的制定和规划实践中语言政策研究是语言经济学发展最早、最成熟的领域,莫在树(2008)将其主要应用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1)语言教育政策与规划的成本效益分析;(2)语言经济学视角下的语言规划研究;(3)语言政策的经济些分析;(4)语言的经济价值和语言政策与规划的关系;(5)语言教育政策的评价与管理;(6)其他方面,如民族主义与语言政策的关系、官方语言问题、语言经济学在教育中的应用、语言政策的融资及其分配公正性、政府制定语言政策与规划的必要性及相关措施,等等

三、语言经济学视角下的泰国语言政策

语言以它的物质结构系统,承载着丰富、厚重的社会文化信息,为社会所利用,能够产生社会效益和政治、经济、文化、科技等效益,所以是一种有价值、可利用、出效益、多变化、能发展的特殊的社会资源(侯敏,2010)泰语是一种资源,泰语资源的开发和利用与国家的经济建设、政治威望和文化交流密切相关随着时代的发展语言作为经济资源的性质会体现得越来越明显,同时语言资源是文化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国家认同建构重要组成部分

1997年泰国实行第八个社会——经济发展计划,开始重视少数民族语言和文化多样性,以标准泰语为国语的泰语语言和文化仍占主导地位,但也与泰国境内其他70多种语言共同构成多民族、多语言、多文化的语言景观,这种语言政策规划的“多样性中的同一性”(Unity in Diversity)使泰国国家语言政策促进了多民族统一国家的社会经济持续发展泰国历任政府成功地建立了与标准泰语语言相关的统一的国家认同形象,泰国对于民族国家建立过程中标准泰语作为国语的使用和语言多样性在多大程度上可以在人口民族多样性的背景下使用均作出了明确的、有助于民族国家的统一和发展

泰国语言政策全貌仍然是标准泰语一语独大,其他语言处于稳定的、双语的状况标准泰语在社会各个层面发挥着高端语的功能,区域性泰语和非泰少数民族语言在日常生活中发挥着低端语的功能泰国下一个十年的愿景是成为一个双语的或多语的社会,开发国民“语言能力和交际能力”以应对激烈的全球化竞争是政府的重要使命为此泰国国家语言政策框架包含以下内容:(1)在世界经济的语境中,努力使泰国高效、和谐地与说其他重要语言者共处(如英语、汉语、印地语、日语等);(2)制定教育语言政策(如双语或多语政策);(3)重视与语言政策密切相关的语言教师教育、课程开发、课程设计等方面;(4)充分意识到全球政治和经济主要语言的重要作用(Rubin & Jernudd, 2006)这些政策或决议的制定出台与英语作为全球通用语的重要地位和功能密不可分,语言能力是诸如地位、身份、权利、财富等社会性因素的综合体现,因此拥有语言能力就意味着占有某种象征性的资本或符号语言市场作为一个特定的约束和监督系统强加自身的力量关系系统,这一系统通过决定语言产品的价格来推动语言生产方式的更新现代化进程中的泰国,也在不断调整其国家语言政策的动态过程中寻求最佳平衡点

[参考文献]

[1]Kirkpartrick A. English as a Lingua Franca in ASEAN: a Multilingual Model [M].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 2010.

[2] Diller A. 1991, “What Makes Central Tai a National Language”in Reynolds, C(ed.)(1991a), National Identity and its Defenders: Thailand ,pp. , Chiang Mai: Silkworm Books.

[3] Schneider E. W. English around the World [M].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1.

[4] Marschak J. Economics of Language [J].Behavioral Science, 1965,(10).

[5]Rubin J. & Jernudd B. H. Can Language be Planned Sociolinguistic Theory and Practice for Developing Nations [M]. Honolulu: The University Press of Hawaii,2006.

[6]SIL International Languages of the World, 16th Edition. http://,.

[7]Vaillancourt F. Language and Socioeconomic Status in Quebec:Measurement, Findings, Determinants and Policy Costs[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the Sociology of Language,1996 ,(121).

[8]侯敏,语言资源建设与语言生活监测相关术语简介[J].术语标准化与信息技术,2010,(2 ).

[9]莫再树.语言经济学视角下的商务英语教育研究[J].外语界, 2008,(2).

[10]裴晓睿.泰国语言文字文化[A].于维雅主编.东方语言文字与文化[C].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

[11]孙英春.跨文化传播学导论[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

[12]詹春燕.走向国际化的泰国高等教育[J].江苏高教2008,(3).

责编:传媒

生物谷药业
儿童风热感冒专用药
生物谷药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