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州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再婚为什么就这么难长久

发布时间:2019-11-26 21:54:46 编辑:笔名

再婚为什么就这么难长久?

关于再婚的故事,似乎总是无奈忧伤的调子多一点。“半路夫妻,各奔东西。”自古以来,对再婚的定义就多了一些注定分离的宿命意味。

关于再婚的故事,似乎总是无奈忧伤的调子多一点。

半路夫妻,各奔东西。自古以来,对再婚的定义就多了一些注定分离的宿命意味。

究其根源,或许与周围人的眼光有关,与后妈或继父的尴尬身份有关,但还是和当事人的情感记忆有关吧。

爱过的人,最容易曾经沧海难为水,每个人都会珍惜自己的第一次:第一次爱,第一次被爱,第一次穿婚纱,第一次戴上结婚戒指在一张空白的纸上画下的第一笔色彩总是最亮丽动人的,此后添加的千百个笔画,不过是为了陪衬第一笔的点缀。对很多人来说,有了第一笔浓重的色彩就够了,很少有人愿意把自己的情感画布涂抹得混乱不堪,当然,游戏爱情者是例外。

然而世事无常,当初美丽的颜色也许会暗淡、剥落,当炽热的激情变成墙上的一抹蚊子血,情感逝去,曾经发誓一辈子在一起的两个人也会选择分离;又或许一方早逝,留下另一半独自单飞。不管是何种情况,从前的画再美,也只能褪色成为背景,在它上面,要覆盖上新的颜色,新的风景。

重新开始生活是个充满希望的过程,同样,也是个艰难的过程。

如何在原有的记忆之上重新开始一段感情?这是再婚者必须面对的难题。最理想的方式就是忘记过去,一切归零。把再遇见的那个人当作此生的第一个爱人,把这一段感情当成初恋般去珍惜、呵护。但,真的能做到吗?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若真能做到把每一次的感情都当成初次般去经营,又或者能时时回味起初见时的甜蜜温馨,也许就不会有那么多不得不分离的故事了。   我没有勇气说分手   【有故事的人:邱雨 女 34岁 职员】   快过年的时候,邱雨忽然收到丈夫的一条短信:离婚吧。

我从家里搬出来已经半年多了。

说是搬出来,其实我什么也没带,就凑合着住在单位里。办公室里很冷,我的手从早到晚都是凉的。

这半年多,我一直在想我和我丈夫之间的事。闹僵的时候他就说过离婚两个字,但不过是说说而已,并不真想离。我也不想离婚,可也不想回那个家。家是什么地方?是港湾?是避难所?是归宿?对以前的我来说,家代表的是温暖,是依靠。可现在它什么都不是了。

我是再婚的。在和他结婚以前,我有过一次婚姻。那次婚姻很短命,短暂得都不像是真的。我和前夫刚刚结婚三个月,他就在一次意外中去世了。当时我才27岁。

那场生离死别对我影响很大,后来好多年我都不想再谈感情。人虽然善变,但要忘记一段感情也挺难的。

跟现在的丈夫认识时,我31岁。一个人晃荡了好几年,最大的感受就是孤独。女人再强,也还是需要有人疼的。那时我对找个什么样的人结婚并没有标准,就是希望对方人好,有个踏实的工作,性格别太内向了。至于长相,我自己眼睛比较小,所以想找个大眼睛的男人,看上去精神。现在我才知道,大眼睛瞪起人来很可怕。

之所以接受他还因为他也是离过婚的,而且没孩子。虽然我们都是再婚,但两人都没有孩子,在一起相处就能简单得多,至少在感觉上,我们可以忘记过去重新开始。

我是希望能把这段感情当成是彼此的第一次。现在想想,实在太幼稚了。

我们只相处了不到半年就结婚了,可能第二次结婚的人都这么快吧。大家都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谈情说爱上,对于孤单的人来说,有个温暖的家,有个人在身边关心自己、照顾自己,这比什么浪漫和谈情说爱都实际。我最感到高兴的就是又有人疼我了。

刚结婚的前两年,我俩确实挺好的。他那会儿对我不错,知冷知热,也很勤快,在家总干活;而且那时他对我是真诚的,至少我觉不出假来。记得我刚嫁过去的时候,他的一个邻居跟我说他这个人说话不实在。我当时想,只要他对我好就行了,即使在外边圆滑一点也无所谓,男人嘛,太老实了也不好。

那时我对他一点儿心眼儿都没留。我总觉得,人与人之间相处,真诚和信任是最起码的,尤其夫妻之间就更应该坦诚相待。可我没想到,真在一块儿相处的时候,怎么就那么难呢?

邱雨问丈夫:这些事儿你怎么都不跟我说呢?丈夫说:我是怕你生气。后来,邱雨就不再问了。

我不记得第一次发现他说瞎话是什么时候了,反正后来他嘴里就总没实话。

我们和他爸妈吃住在一起。我对他说过,每月应该给老人一点钱,有能力的话就给300元,没能力的话平时就多买点儿东西作为补偿。他倒显得并不积极,说: 你看咱俩也没钱,要是有钱,一个月怎么也得给他们一百。

后来我才知道,他月月都背着我给他爸妈钱,可对我却只字不提。我问他为什么不跟我说,他说是怕我生气。

我说:我怎么会生气呢?给老人钱还是我提出来的,这是应该的。

他说:那你干嘛还和我闹?

我说:我怎么闹了?你给钱为什么要瞒着我呢?

他说:你看你生气了吧?不让你知道就是怕你这样。

噎得我一下子哑口无言。我总是这样,脾气太软,老是说不过他,他一胡搅蛮缠,我就说不出话。

类似的事还有很多。比如中秋节,他总共才买了四块月饼,却非说买了三块;他给他爸买烟,明明是两条却硬说只买了一条。他买东西从来不和我商量,那怕事后说一声也没有。这些事我都是从公公婆婆那里知道的。开始我还问他,后来就不问了。问有什么用?只能让他说我小气,说我为一点点东西也要斤斤计较。让我不能理解的是,这些事就算我知道了,我也肯定不会反对的,那他对我说瞎话还有什么意义呢?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就是想不明白。

其实我在乎的根本不是东西和钱,我在乎的是他有没有把我当成妻子看待。在这个家里,我始终觉得自己像个外人。家里有什么事,都是他和公公婆婆商量,从来没人问过我的意见;钱都在他手里,怎么花的我全不知道,只知道钱总是不够花。

和我结婚他好像觉得很委屈似的。他没正式工作,我单位的效益也不好,所以业余时间我开了个小店,一些老顾客常光顾,多少能赚点儿钱。结婚后他就把店接手了,可他怕辛苦,很少用心经营,送货取款这些事还是我在做,不过钱都交给他管。

这本来也没什么,都是夫妻了,也没必要非分什么你的我的。他给家里花钱,我也不反对。可我想要点儿钱花却很难。每次他只给10元、20元,最多50元,再要就不给了。我有时就想,现在连上小学的孩子兜里都有10元、20元的,我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过得连小朋友都不如呢?

丈夫瞪着眼睛骂邱雨:你这个妨人精!邱雨觉得,日子真没办法再过下去了。

生活中的这些委屈,我并不是不能忍。我妈总对我说:算了算了,别跟他计较。我也老这么劝自己。

他对自己的父母好,什么都舍得买,对我父母却又是另外一个样。这些我们心里都有数,只是不说罢了。我父母宽宏大量,他们觉得只要他能对我好,对他们怎么样无所谓。为了父母的这一片心,我受多大委屈,在他们面前都是笑呵呵的。

我不图别的,只图日子能安安稳稳地过下去。

去年春节前,我出手了两批货,收上来1000块钱。收账的时候,他给我打,问收了多少,我留了个心眼儿,说收了500元。回来后他跟我要,我没给他。开店的时候我还欠了亲戚们几千块钱,我想把这钱攒起来还债。他有些不高兴。

大年初二,他张罗着去我妈家。路上买了一箱露露,结账的时候他假装掏兜,然后说:哎呀!我忘带钱了,你去交钱吧。我当时就傻眼了,那1000块钱我放家里了,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他听说我没带钱,急了,说我跟他耍心眼儿,有钱不花自己藏起来,骂骂咧咧了半天,看我真是没带钱,转身气哼哼地回家了。

我在路边站了一会儿,没有人注意我,可我觉得自己就像被放在看不见的笼子里展览一样,没有了尊严。

我不想一个人回娘家,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对父母解释他为什么不去。我在街上走着,漫无目的,最后发现又回到了自己家的楼下。是呀,我没地方可去,说到底,人伤心了难过了,总归还是要回 家。

可是这个家还有多少温暖呢?他生气了,不理我,并开始到处挑我的毛病:饭做得不合口,地扫得不干净,房间收拾得不利索,甚至没生孩子也成了罪过我这个妻子在他嘴里变得一无是处。

那段时间我特别难受,有苦没处诉。自己也生气,也想跟他讲理,可好多话说到一半就被噎回去了。每当他躺在床上背对着我时,我都觉得自己和他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最终导致我离开家是因为他的一句话。去年春天,他的亲戚家有喜事,请他们吃酒席。我因为上班没有去,但问他能不能把发票带回来,我有用。他说行。

结果,在要发票的时候,不知为什么,他们跟服务员吵了起来,他动了手,把人家服务员打伤了。据说现场一片混乱,最后派出所来人把他带走了,让交5000元押金给伤者治病才能放人。我急得不行,上那儿找5000块钱呢?最后找单位领导借了2000元,才好歹把他先赎了出来。

我看见他,心疼地问:你没事吧?

他却冷冷地哼了一声,说:都是你!要不是你让我要发票,能出这事吗?我跟你这日子没法过了,你这个妨人精!

他就那么指手画脚地对我破口大骂,我不说话,但浑身哆嗦,心里升起一股愤怒。他还是人吗?我那么担心他,为了他低声下气求人借钱,好不容易把他救出来了,他却骂我是妨人精!我付出这么多是何苦呢?

我们冷战了一个月。当我觉得再也没法忍受那个冰冷的房子和冰冷的人时,我不再回家了。

邱雨常常不经意地想起她和丈夫刚认识时的情景。在那充满期许和温柔的日子里,何曾想过会有今天?

即使到现在我也不想真的离婚。

他提过,我没答应,于是就这么耗着,越耗感情就越淡,像过了期的啤酒,怎么品也品不出以前的滋味儿了。

这半年多他从没关心过我,我冷了、热了、饿了、病了,他全不知道。我却总忍不住惦记他,尤其刮风下雨的时候他会不会给自己加衣服?开车会不会有危险?有好几次我想给他打,拨了一半又放弃了。要是我嘱咐他开车别出事,结果真的出了事,他说不定又得说是我妨他!

说到底,我对他还是有感情的,可他对我是不是还有留恋,我不知道。

突然接到他要离婚的短信,我心里一沉,觉得这段婚姻可能真的没希望了。

我问他:你爱过我吗?

他发来一条短信:现在的人,有感情的没钱,有钱的没感情;有缘的没分,有分的都在闹离婚。如果婚姻给人以痛苦那要它何用?还是离吧。

我的眼泪开始劈里啪啦地往下掉。人就是这么奇怪,不死心的时候,多少苦都能吃,多少委屈都能受,总有一线希望撑着;一旦希望破灭了,就什么都没了。

他问我什么时候办手续,我找各种理由往后拖。毕竟是第二次婚姻,我真的没有勇气说分手。

我总在想,如果我们不是再婚家庭,如果我们是结发夫妻,是彼此人生中的第一个伴侣,是不是就不会有这么多的隔膜,也就不会变成今天这样了?

不知为什么,最近我总是想起我们当初结婚的时候。那时,我们俩去领结婚证,他骑着摩托车带着我,我趴在他背上,搂着他的腰,心里特别高兴。终于又有了情感的归宿,终于又能有个家了。能有个人和自己手挽手一起往前走,多好啊!

为什么不能保留住当初的幸福感觉呢?两个人充满希望地走到一起,为什么却不能长久走下去呢?   太累了   【有故事的人:韦娟 女 46岁 打工】   丈夫又好几天没回来了。韦娟觉得,这个家对他来说更像是个旅馆。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不再天天回来了,有时就回自己房子那边去住,隔三差五地才回来一次。来了也像住旅馆一样,吃顿饭、睡一觉,第二天就走了。

我天天都记挂着他。要是他说回来,到吃饭的时候还没到家,我就给他打,告诉他别着急,我和女儿等着他;他不在家的时候,变天了我也给他打,让他多穿衣服什么的。我承认我是有点儿唠叨,可我唠叨不也是因为爱他吗!

也许确实是我不对,不该对他太好,让他觉得没有自由。可我俩刚认识的时候他特别喜欢我对他好,他说他前妻对他总是不闻不问,那怕他出差一个月不在家,也连一个都不打。但我只要一天看不见他就会给他发短信,关心他的冷暖,他特别感动。现在,我对他的好却成了他的负担。

我这个人天生善良,以前和前夫生活时就是这样。前夫是生病过世的。在他治病期间,我无怨无悔地照顾他。现在想起来,都不知自己那时是怎么过来的。每天从早忙到晚,又要照顾他,又要照顾女儿。前夫的病很重,他最担心的就是怕我不管他了。我说你放心,咱俩是夫妻,到什么时候我都不会不管你的。他生病到后期的时候就不想在医院住了,非要回家。我什么都依着他。他想吃饺子,我就天天包饺子,一点都不嫌麻烦。

那时我心里想的全都是前夫和女儿,从没想过自己。我觉得只要能一家人在一起,我付出多少都没关系。可就算我付出得完全忘了自己,他还是走了。

前夫一走,我的生活就没盼头了。我记得那时女儿还小,我每天都带着女儿坐在马路牙子上,一坐就是一天。看着大街上的车来车往,看着天上的太阳和云彩,觉得所有的一切都只为别人存在,没有一样是为了我。

我把自己封闭了好多年,不想再找男朋友。因为过去的记忆太深刻了,我想象不出还有什么人能让我像对待前夫那样对待他。可是他出现了,性格直爽,对我实心实意。我再三考虑之后,才决定接受他。

他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再婚太累了。韦娟不明白,他再累还能比自己累吗?

当初我们决定在一起的时候,有些人并不看好我们的结合,还有人劝他和前妻复婚。可是我们觉得彼此挺合适的。

他喜欢我的善良体贴,说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对他这么好。我呢,也需要一个男人的肩膀来靠一靠。他刚进我家门时,觉得我们特别可怜。前夫走了以后,我一个人带着女儿和母亲过,家里没有男人,简直不像过日子的样儿,回迁之后的房子连墙都没刷就搬进去了,所有的管子都露在外面,地面也没铺瓷砖。他来了以后,第一件事就是帮我装修房子。

开始的时候我们过得特别好。他疼我,我也疼他。他经常主动给我们花钱,帮孩子配眼镜、买自行车,一点都不含糊;每个月他还给我500块钱生活费。我也会给他买东西,更主要的是生活上的照顾 给他打洗脚水,做他爱吃的东西,关心他的身体。

唯一让我难办的就是他和我女儿的关系。女儿这些年跟着我的确是受苦了。我下岗之后到处打工,没有休息日,孩子一直跟着姥姥,慢慢变得性格内向而且有些叛逆。我说让她干什么她总是不听,有时我也就随她去了。可他不一样,他性子比较直,有什么说什么,看不惯我女儿的样子他就会说。其实我也知道他说得对,可我还是特别紧张。私下里我经常和女儿谈心,告诉她继父也是好意,让她别有不好的想法;这边还要再跟他谈,让他有什么话先和我说,我再去和女儿说。

为他们协调关系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特别累,疲于应付,可为了我们一家三人能和睦相处,又有什么办法呢?我这么为这个家考虑,都没说过累字,他却先说了,还打了退堂鼓。

去年9月份起,他突然不再给我钱了,也不天天回来了。他说:没想到再婚的家庭会这么麻烦。

我不理解他这话的意思,他说的麻烦是什么意思?是说给我们花钱太冤了?还是说和我女儿不好相处?还是觉得我俩之间有什么问题?我问过他很多遍,他承认跟这些都有关系。

现在,他还是坚持回他自己的房子住,偶尔来我这边,有时隔三天五天,有时一个星期。

他没明确说分手,我也不提。我不敢提,真的。我不想分手。两个人能组成再婚家庭不容易,何况我那么爱他,爱得太投入了,就像第一次婚姻一样。

我知道他也不想就此分手,只不过在犹豫,该不该继续走下去,怎么走下去。

我现在都不敢给他打。我怕他嫌我烦。他也许是想有自己的空间吧?

可我一个人的时候就爱瞎想,有时觉得也许挺过这个磨合期就好了,再婚夫妻毕竟和原配夫妻不一样;有时又觉得可能我俩的缘分真的要走到尽头了一想到这个,我连活下去的信心都没有了。

闻心

小时候都听过一个毛驴过河的故事:一只小毛驴背着一袋盐过河,不小心被石头绊倒了,它站起来后发现盐变轻了许多,特别高兴。第二次,小毛驴背了一捆棉花过河,这次它故意摔倒在河里,也想使棉花变轻,结果棉花变得很重,压得它几乎站不起来,差一点淹死。

故事中的小毛驴没有想过,虽然两次经过的是同一条河,但背上的东西变了。如果它懂得根据货物的不同选择过河方法,那它就不会摔跟头了。

每一场婚姻也是不同的。就像邱雨和韦娟,当她们再婚的时候,那个和他们朝夕相处的人已经变了,而他们还扮演着上一次婚姻的角色,像从前一样生活。

把再婚当成第一次婚姻去经营没什么不好,关键是要选对人,并且试着放下自己过去的角色,以新的面貌去面对新感情,加强沟通,或许能有不一样的结局。

天秤座
海口物联网
最新资讯